首 页 | 新闻资讯 | 北大商会 | 商会公告 | 商会活动 | 会员风采 | 会员企业 | 生态庄园 | 企业动态 | 加入商会 | 联系我们
   新闻资讯
   企业动态
   民经热点
   专家论点
   工商资讯
   招聘信息
   庄园动态
   商会动态
   商会公告
元旦放假通知
喜 讯-西安市北大助企商...
[北大商会]--国庆放假...
9月3日至5日调休放假3...
北大商会会员企业走访暨“...
【北大商会】---组织会...
[北大商会]办公室乔迁公...
西安北大商会2015年植...
更多 >>
 
 新闻中心 NEWS
民企“二代”们的接班难题:专家建言四种选择
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:商会秘书 发布时间: 阅读:890

2014年10月07日 10:06:13 来源: 财经国家新闻网

  9月的吉林省四平市已经有了些许寒意,伟达包装公司还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。虽然是周末,16万平方米的7个印刷包装厂区,数百台机器依然在不停运转。
  30多岁的新晋“掌门”卢健卫穿梭其中,不断停下来查看印刷的质量。西装革履的他,在工人中显得有些突兀。
  这,正是中国民营企业传承画卷的一个典型片段。
  中国市场经济经历了30多年的发展,民营经济已占据国民经济1/3以上的份额,造就了一批有影响力的民营企业。民营企业中约有70%?80%为家族企业。有媒体曾经做过一个统计,资产过亿元的民营企业家中,50岁以上占到了60%,也就是说在未来的十几年内,中国有一半以上的民营企业要完成交班换代。
  “民营企业现在承担着很多社会责任,譬如创造社会财富、解决就业问题,等等。可以说民营企业的传承问题,不仅关系到企业自身的持续发展,更关系到未来10年甚至更长时间内中国经济发展。”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家族企业课程主任、中国金融案例中心执行主任高皓表示。
  但是,家族企业传承的难度系数非常高,正如巴菲特所说,“家族企业的传承,好像在2000年奥运会金牌选手的后代中,选择2020年奥运会的参赛选手。”而在中国,这轮民营企业的交接班恰与中国经济增速放缓、改革全面深化、产业结构转型调整重合在一起,更显其推进难度。
  “二代”们的接班路
  “民营企业靠什么?我告诉我的职业经理人,和你们比,我的儿子在专业上不一定是最优秀的,但他对企业一定是最有使命感的,他会对所有人负责。”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如是看待接班问题。
  在中国,有不少企业家都想如曹德旺一样,把企业传承给“二代”、“三代”。
  修远是修正药业集团董事长修涞贵的大儿子,“海归”后进入家族企业,7年来在多个岗位锻炼。从2007年整顿广东分公司销售渠道混乱,到2011年负责斯达舒事业部全国的销售,再到如今修涞贵把销售业务全部交给修远。现在修远管理着修正销售体系下的10万人,这意味着修正药业80%以上员工已属修远管辖,修涞贵正在默默地过渡手中权力。
  伟达包装的卢健卫进入家族企业的时间更早。1993年初中毕业后从工人做起,在各个业务环节都有历炼。为了证明自己,卢健卫反而需要付出比其他人更多的努力,才从基层升到管理岗位,到现在统管公司整体业务。
  一步步实现顺利接班的二代们,从底层开始做起,慢慢做到公司管理层,逐步适应了穿衬衫的样子,体会到担当的责任,一切再自然不过。
  在这一轮二代接班潮中,许多知名企业的二代已经完成接班或正在接班的路上。比如新希望刘永好之女刘畅、山东威达杨桂模之女杨明燕、广宇集团王鹤鸣之子王轶磊等。另外,如世贸股份许荣茂之女许薇薇、许世坛姐弟,雅戈尔李如成之女李寒穷,三一重工梁稳根之子梁在中,纷纷担任公司二把手或者进入董事会。
  为了将企业成功传给二代,不少企业家早早开始着手学习国外同行的经验。吉林省一位企业家表示,“国际上,500强企业几乎全是私企,比如丰田、福特等,‘老福特’本来没让自己的下一代接班,可现在还是孙子接了班,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家族能镇得住局面。”
  高皓每年数次带着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去世界各地的家族企业学习。今年8月份,高皓带着20多位学员奔赴欧洲,探访了列支敦士登皇室家族、意大利首富阿涅利家族、喜利得(Hilti)家族。各个家族各具特色的传承路径,也为中国企业家学员提供了更多传承的思路。
  除了五道口金融学院之外,中欧国际工商学院、长江商学院、北京大学也都纷纷办起了家族传承总裁班。虽然学费动辄几十万元,依然吸引了许多的一代和二代,可见市场需求足够旺盛。
  困扰
  不过,也有一些二代的接班过程显得纠结。“我的理想就是父亲的理想”,这是吕雪源在放弃了6年白领生涯,不得不接手家族企业时认清的现实。
  从一个在金融系统工作了近6年的职场白领,“空降”到家族企业担任管理者,吕雪源认为这是作为家中独子对家庭的一种责任。“最初的目标就是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职场上实现一步步的晋升,但是2009年我不得不辞掉工作,帮忙父亲经营家里的企业。”
  尽管被动,但为了能更好地接手父亲经营的温泉度假村,吕雪源用了三年时间前往新加坡学习酒店管理。
  如何获得父辈的支持,再获得与父辈一同打江山的公司元老的认可,可能是每个二代最大的精神压力。“特别是在一个饭桌上,这个叫叔叔,那个叫伯伯,许多话、许多问题都很难讲、很难办。”吕雪源有些无奈地说。
  高皓表示,政策的特殊原因也影响着这轮家族企业的传承。譬如,独生子女政策,家族内没有竞争的压力,可能导致二代不思进取,不适合接班。另外,独生子女一旦遭遇什么意外事故,可能对整个家族的传承更是致命打击。
  也有选择创业的二代。2004年冯丛志正式接班长春万荣集团董事长,随后父子在企业发展方向上产生了不同意见。在收到美国洛杉矶大学的入学通知后,冯丛志选择一边留学一边为万荣开拓国际市场。最终留美归国后,他开始集中精力发展自己当初与朋友一起创办的担保公司。
  其实,现在拒绝接班的二代越来越多。浙江省的一份调查显示,只有14.5%的受访者明确要接替父辈掌管企业;有38%的二代表示希望聘请职业经理人来打理企业;另有近一半的人表示“还没想好”。企业无人可传的局面一目了然。
  正是出于同样的困扰,近两年国内各种传播正能量的二代联盟开始逐渐兴起。吉业长青俱乐部是由吉林省各个行业代表企业代表联合成立,该俱乐部秘书长英佑向记者指出,东北地区老一代民营企业家不像江浙一带喜欢抱团发展,而现在二代企业家的行事风格与老一辈有了明显差别,他们更希望能够在一起携手并进,共同成长。
  四种选择
  国外研究资料显示,家族企业的寿命一般为23年左右,能延续至第二代的家族企业仅为39%,只有15%能延续至第三代。国内的有关调查显示,中国民营企业家已经超过了300万,由于找不到合格的接班人,95%以上的中国民营企业家难以摆脱“富不过三代”的宿命。
  家族企业传承困难的原因无非以下几种:创始人缺少子嗣,无家族成员继承;家族成员自有打算,不想经营企业;接班成员能力不足,导致企业经营困难,只得易主或者倒闭。也有少数创业者很想得开,直接把企业卖掉,或将位置“禅让”。
  高皓表示,家族企业传承模式有四种,就像东南西北四个方向,不同的传承模式将把企业引入不同的治理模式。
  第一种就是上述多个案例的管理权传承。子女从父辈手中接过企业的领导权,继续经营父辈的事业,也就是子承父业,那么企业就实现了家族内传承,企业的治理模式停留在原地。这也是大多数企业家愿意选择的传承模式。
  第二种是家族继承股权,但子女只作为负责任的股东和企业盈利的受益人,企业在创办人退休后交给职业经理人管理。也就是将治理模式转变为家族所有、职业管理。
  这样的传承要么是因为二代没有能力管理企业,要么是二代没有意愿参与家族企业。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是沃尔顿家族,老沃尔顿去世后,选择了职业经理人来打理沃尔玛的日常经营。但沃尔顿家族是董事会成员,把控战略决策。时至今日,沃尔顿家族成员仍坚持每年召开三次家族会议,以期培养起第三代对于家族企业的感情,从而使他们将来成为“负责而又富有建设性的沃尔玛股东”。
  第三种是家族透过股票上市或股权转让逐渐把股权稀释,变成小股东交出所有权,但家族成员仍然参与企业的经营管理。这条路将企业的治理模式转向外部所有、家族管理。
  第四种是家族放弃企业的经营权和所有权,彻底退出,以家族财富为主体向下传承。当真正到了家族财富传承这一环节,各种传承工具的引入变得更加重要。
  传承的工具
  吉林省一位企业家在接受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目前企业的最大难题就是传承问题,已经意识到应该有一个团队、一个体系来解决这个问题。比如找个专业机构来解决。“不然积累了30年的财富就会出现大问题”。
  在家族企业圈子也有不少前车之鉴。海鑫钢铁成立于1987年,是一家以钢铁为主业,集资源、金融、地产、儿童教育等行业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,为山西省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。2003年1月创始人李海仓遇刺,其子李兆会被迫中断在澳大利亚的学习回到国内,开始他的企业家生涯。
  然而,10年时间里,海鑫钢铁生意日渐没落。2014年3月7日,有媒体报道说,海鑫钢铁未能偿还逾期银行贷款,根据此后公布的数据,海鑫钢铁集团涉及的债务风险敞口有150亿?200亿元。仅民生银行在“海鑫系”贷款敞口就超过30亿元。
  面对这种情况,不少家族企业传承的舶来品如家族信托等,已在国内兴起。家族信托致力于财富管理和传承的信托,最大特点在于风险隔离和代际传承,在欧美家族传承中起着重要的作用。一位从事家族传承培训的人士指出,对于海鑫钢铁这种情况,如果最初设置了家族信托,那么即使二代再不擅经营,也不会如此衰落。
  国内也有善于使用家族信托方式而将风险最小化的成功案例。
  龙湖地产董事局主席吴亚军与丈夫蔡奎曾以390.6亿元成为中国最富有的夫妻。最终,2012年年底,吴亚军与蔡奎“以和平、友好的方式解除婚姻关系”。但这场离婚并未给龙湖地产造成股权纷争。事实上,这二人采用的正是英、美法律体系下的家族信托安排。
  吴亚军、蔡奎通过持有信托基金的方式,轻描淡写地完成了离婚财产分割。业内认为,相比一些上市公司大股东家庭离异所造成的灾难性后果,这场事关企业稳定与家族财富传承的财产分割范本,无疑是成熟且极具前瞻性。
  此外,近年中国民营企业还掀起了成立慈善基金会的热潮。牛根生在2005年捐出自己和家人在蒙牛乳业所持的全部股份,创立了老牛基金会,专门从事公益慈善事业。在牛根生百年之后,股份全部捐给“老牛基金会”,家人不能继承,妻子、一儿、一女每人只可领取不低于北京、上海、广州三地平均工资的月生活费。不过,蒙牛如今已被中粮收购,以慈善基金控股企业的设想已不存在。
  近年来西学东渐的家族办公室,也通过成立独立的机构、聘用投资经理、自行管理家族资产组合,以帮助家族在没有利益冲突的安全环境中,更好地完成财富管理目标,实现家族治理和传承,守护家族的理念和梦想。
 
 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 
会员企业  
友情链接:

 网站全程策划:美天文化 
您是第 110386 位访问者